冠状病毒对中产阶级的启示

2020-05-21 21:42浏览数:3
文章附图

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的一家食品餐厅“大妈的厨房和餐饮”已经挣扎了好几年。但是在一月份,搬到新的地方并改造了厨房后,事情开始好转了。


老板 Gladys Harrison 说:“我们做得非常好,而且我们有望取得有史以来最好的营收季度额。” “然后在3月8日,我注意到销售开始下降。” 一周后,他们的收入仅为100美元,不到周日平均收入的十分之一。


Harrison 别无选择,只能解雇她的员工。为了给员工最后一次薪水,Harrison 和她的女儿继续无薪工作,直到4月3日。“对我的员工来说,这就是他们支付账单的唯一方式。”



自3月中旬以来,该病毒迫使该国各地的企业关闭,至今已有3,3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4月份,失业率达到14.7%,是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失业人数达2050万

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经济学家兼政策主管 Heidi Shierholz 说:“这真是可怕,而且还会持续变得非常可怕。”, “低薪工人失去工作引起了很多关注,因为这些工作是最受打击的工作之一。” 但是,最明显遭受损失的行业并不只是雇佣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工人。

这场大流行也清楚地表明,许多美国中产阶级只能勉强维持。还有信用卡账单、房租和学生贷款需要偿还。另一场经济衰退可能会使许多人直接脱离中产阶级。


到底谁是中产阶级

在工资停滞和学生贷款债务激增之间,中产阶级没有看到近几十年来高收入家庭所获得的收益。

早在1971年,中产阶级美国人的比例为61%。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如今,超过一半的美国人生活在中等收入家庭中-——尽管更多的人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中产阶级的文化标志,从工作稳定性到住房拥有权,都是来之不易的,如果他们能够实现的话。


甚至在冠状病毒袭击之前,许多美国人就已经过着月光族的生活,几乎没有应急资金。个人储蓄率已降至可支配收入的8%左右,根据美联储最新报告,约40%的美国人将难以负担400美元的紧急开支。皮尤(Pew)上个月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只有47%的美国人有足够的钱来节省三个月的开支。

这场危机使情况更加恶化:哥伦比亚大学贫困与社会政策中心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如果失业率达到30%并徘徊在那里,则可能有超过2100万人脱离中产阶级,从而陷入大萧条时代的贫困率。

如今,与经济学家给出的任何严格定义相比,“中产阶级”一词可能更多地与一种不安全感联系在一起,这有助于解释美国人自我认定为中产阶级的不确定阶层。纽约州州长 Andrew Cuomo 最近称冠状病毒为“巨大的均衡器”。尽管病毒本身可以影响任何人,但这场大流行的经济后果只会加深现有的不平等。

它暴露了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工人的脆弱性,其中许多人面临着就业和住房不稳定。他们中的许多人的时薪工作无法远程执行,而且他们可能无法享受带薪病假或增加收入的途径等福利。


这些工人往往是在危机中最先被解雇的人,就像我们在餐饮业和酒店业看到的那样,他们在失业时没有那么多的保障。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承担了房租负担:公民预算委员会(Citizens Budget Commission)的一份报告显示,2018年,纽约市近一半的租户将收入的30%以上用于房租。

这种病毒还不成比例地影响了有色人种社区:在乔治亚州住院的疫情患者中,超过80%是黑人,其他南方州的感染率也存在类似的差异。在整个纽约市,黑人和拉丁裔人口的死亡率明显高于其他种族和族裔群体。


这些健康差异是这些社区多年来经受住了系统性种族主义和住房歧视的结果。有色人种不太可能拥有自己的房子;他们也更有可能在服务业工作,生活在人口更密集的地区,这增加了他们感染病毒的机会。所有这些都让中产阶级POC在动荡时期处于更大的劣势。

Shierholz 说,中产阶级目前处境艰难的另一个原因是,包括邮政工人和公共汽车司机在内的公共部门职位受到了冲击。她说:“对许多家庭,特别是黑人家庭来说,公共部门的工作传统上一直是通往中产阶级的真正道路。”“通常情况下,在经济衰退中,公共部门的工作不会马上受到冲击。公共部门能够将资金转移,直到他们不得不开始裁员。”但在4月份,近100万名工人被解雇。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令我惊讶不已。而且,这绝对只是一个开始。”


小型企业的脆弱性


小企业主也陷入了困境。

3月底签署的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关怀法案》(CARES Act)承诺,除了州失业救济金和申请工资保障计划(PPP)提供的3490亿美元贷款中的一部分的小企业主外,还将向失业工人提供每周600美元的救济金。

Harrison 最终通过PPP得到了一笔贷款,这使她能够重新开放她的餐馆。她说:“我们已经关门一个月了。如果我们没有得到那笔资金,我就没有能力重新开业。”但是PPP几乎立即耗尽了资金,这意味着无数其他企业主还没有看到一分钱的刺激资金。(美国国会此后又批准了3,100亿美元的小企业贷款。)


与此同时,不具备小企业资格的大公司也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PPP贷款。(这些贷款面向员工人数不超过500人的公司,但某些漏洞允许员工人数更高的公司也可以申请。)此后,迫于公众压力,多家上市公司和风投支持的初创企业纷纷归还了贷款。


富人的生活如何


这场危机还可能将真正的中产阶级与那些可能自认为是中产阶级的人区分开来。

那些有能力远程工作的人大部分是白领,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属于这一类,现在他们的财务状况比许多其他美国人要好。

Shierholz 说:“我想到的是能够远程办公的一小部分人。他们有带薪病假。他们有健康保险。他们实际上已经准备好要经受住这样的考验。”这场危机可能会促使更多的雇主在可能的情况下接受远程工作。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高级研究员 Isabel Sawhill 写道:我估计,在现有劳动力中,大约有一半到三分之二的人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至少在大部分时间是这样,但由于惰性和对装病的恐惧,他们不被允许这样做。


即使对于那些有能力在家安全地工作的家庭来说,远程工作也未必是一剂良药。

正如Shierholz所指出的,国最富有的人群和其他劳动力之间的差距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个收入超过80%美国人收入的家庭也可能难以在经济上升的日子里维持生计,更不用说在经济衰退期间了。


Coovel 领途
联系邮箱:contact@coovel.com 北京:朝阳区融科望京中心A座
Silicon Valley:41841 Albrae St, Fremont, CA 94538
扫码查看更多讯息
扫码添加微信客服